第273章 皇后召见

破败村落,终究被弃。

孙念看着满眼的荒凉,甚是心疼。想着这个地方在干旱彻底过去了,就能引来许多迁徙之民。不过如今,此事定不重要。

在书案前写写画画一个时辰,终于将东华镇周边村落的安排都想了出来。他始终没忘记来这里的目的。有人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明白,他现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了他和儿子的江山。

东华镇,空有场地,却少人气。这可如何是好?无奈之下,只好派人拿着他的令牌去了邻县请哪里的县令带着商队过来。

不说元鸻和姜维等人是如何惊讶于孙念的霸道行径,却说那邻县的县城接到白甲将士亲自送来的令牌,他还是担忧欲死的。他实在有点不相信陛下竟会亲临东华镇那个魔窟。

对,在县令眼中,那里只是个吃人的魔窟,而不是什么销金窟。

该不会是有诈的吧?这白甲,要造假也不是不能呢。

这个胆小又谨慎的县令隐晦地将前来送孙念令牌的小将军上下打量了一遍,让来人可气又可笑。

“叶县令,陛下有令,请您尽管带着商队去就是。去到那里,商队不赔本,至少能赚个行脚钱。”

叶县令还在怀疑着孙念令牌的真假以及来人的底细,并没有发火赶人,也没立即答应,只是打着哈哈,“穆将军,下官只是县令,并无强迫商队去哪里的权利。这,要真是让下官以权迫人,想必更不是陛下所望?”

穆将军是个武人,刚直冲动。早在听县令怀疑陛下真假时就已是压制着脾气,如今还在推脱,火气就是搬来石头也压不住了,唰的一声,佩刀出鞘,哗啦的把身边的矮桌砍了个粉碎,语气凉凉地说:“你既早知东华镇不妥,却欺下瞒上,欺瞒陛下至今日,又该当何罪?”

叶县令这时被威胁了,反而大无畏了,“下官并非没有上报陛下,只是无人搭理。下官唯有看顾好此地一亩三分地。”说完,不顾穆将军的脸色,他继续说道:“下官认得的大官并不多,御史大夫便是其一,并那稻田使者。其余的......”

“连陛下的令牌你也认不得,该你在这里蹲着几年不挪窝的。”

“没错。”叶县令并不生气。

这时候,他的一个门客走了进来,听了叶县令说了来龙去脉,接过令牌,一看,腿就软了,哀嚎:“我的县尊哎!”

“先生?”叶县令心跳加快,不确定地问:“这是真的?”

先生已无力回答,只微微点头。

叶县令见此,立即转过身来,一脸肃穆地说:“穆将军,下官有眼不识泰山,还请见谅。下官现在就去请商队主事人来。”

穆将军知事情急不来,便也没多说,只安心等待县令说服商队。

不到一个时辰,商队主事人全到了穆将军面前来表达对孙念的忠心......穆将军不可置否,又等了一天,带着商队向东华镇进发。

东华镇那里,地方的土特产并没有什么。主要是鲁邛弄出来的销金窟里的奇异物品,被孙念留下一部分分发给新居住的百姓,让他们自由的交易。而孙念手上更多的东西,则是与商队的大富豪交易,得了钱帛不少,正好用于军中饷银发放。另外的,就是用于再建渠道,引水灌溉农田。

东华镇里八卦城,外引天水入城来。不求万里沃土成,但愿土里苗不矮。

因为八卦城周边人烟荒芜,孙念便将一部分愿意在东华镇安定下来的军将安顿在此地。一来给八卦城开渠浇灌田地,二来他想在这里建个军镇。

这并不是他的临时起意。而是思虑多时的结果。

东华镇地理位置特殊,西向洛阳,南接滏宜,北连群山,东至衮州。若是军镇一起,何忧之有?

不得不说,这个决定真是明智。不仅将垂死小镇变成一个繁华小城,还整了个军镇在此。百姓生存之计便多了去了。粮食瓜菜、布帛盐铁,這些均可与军中分一杯羹。

孙念见到事情按照他的计划走,很是高兴,想了想,就想到了家中的妻儿,甚为想念。计划着水渠开挖到结束,该还要两个月便可挖成。到时通水了,自然叫那些学了时间的稻田使者来这里教导农人耕种新良种。

时间过得飞快。孙念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把渠道挖好,还运了许多石头过来,教了农人弄了小半的石块掩土的稻田。这使得农人更加尊重敬畏他。

一切都已做得差不多。只是因为大面积的干旱,水渠里并没有通水。因为怕干旱的渠道将少得可怜的水吸掉。

对此,孙念只好吩咐人弄来用大木头开槽出来的水槽引来进来,解决了东华镇周边农田的少量用水以及一些没能进入八卦城的百姓的饮水问题。

就这,孙念还觉得他做得不好。可是百姓却不这样认为。一致认为他不辞劳苦,一心为民,堪比上古时期的大禹。

看事情基本做好,除了留下来的将士,孙念带着其余的白甲将士归去洛阳。

大军尚未归到洛阳,百姓就已经知道孙念他们又干了什么好事。

至此,孙念声望愈重。

声望好了,于孙念而言,更多的是便利。当他听从王后十三娘的建议,提出可收录女官时,整个大祁都沸腾了。这次,底下百姓虽然不解,可到底并没有听从某些人的挑拨去生事。

那些害怕女子之权重于男子的老大臣愤怒担忧,却无人敢在在朝堂上公然反驳孙念的提议。

不过倒是有个年轻的朝臣上前来,“陛下,臣以为,此时不妥。”

“为何?”孙念语气平淡地问。

“女子发长见识短,不知仁义礼智信,只知家长里短,叫她们考试略做官,无疑是为祸江山百姓。还望陛下三思。”

孙念听罢,不怒反笑,问:“你可知道,为何那般多的女子见识少,又只是家长里短?”孙念稍稍停顿了一下,为那人解了疑:“因为国中无书院教席教导她们,他们接触的多是男子有意安排的女戒之物。如此,她们还如何学书长见识?”

没有理会那男子的黑红脸,孙念声音冷冽地说道:“今日寡人定计,女子可与男子同时参加试略,若是达到要求,必然会有安排,与男学子所得并无太大的差距。如有疑问或否认者,归去面壁三月再来与寡人说。”

话毕,孙念领着内侍拂袖而去。像是被狗追了似的。

评论

没有找到数据.
ad 160 6001
ad 160 600 2
ad 160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