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欲伏人反被伏

从余路他们储物袋里得到的一些东西,不少都是玉倾用不上的,且还有玉倾以前炼气期时使用的一些物品,他走过了几个摊位,找了一家价格还算合理的便都交易了出去,得了不少灵石后就开始逛起了黑市。

不管是买是卖,所有人都穿着相同的斗篷和黑色面具,那斗篷能从头遮到脚,别说人的相貌了,就连身形胖瘦都看不分明,如果想凭外表来认出人,那显然是不行的。

在黑市交易的东西分为两种:一种是来历不明的赃物,另一种则是东西是好东西,但是用起来有些局限,在外面很难买到或卖出的。

如果是正常来路的物品,大可去外面的店里做交易,所以黑市的东西价格都要偏低一些,而且相当驳杂。

他之所以要来这里交易,是从余路他们那里得来的一些东西见不得光。

玉倾把每个摊上都转了一圈,挑了些能用到的材料买下来。

“唧、唧唧。”

刚买完材料,旁边就发出了微弱的叫声,玉倾朝那里一看,就看有一个黑布盖着的笼子,黑布露了一条缝,可隐约看到里面有一只白色的小东西。

看玉倾朝笼子上看,那摊主就热情的说:“这位道友,这叫荒泽鼠,有它带路去荒泽就能避开地上的沼泽地了,很是好用!”

哦?

玉倾正是打算去荒泽,如果这只是荒泽鼠,那买下它的确用处不小。

所谓荒泽,就是比较荒凉的林地,但林地中却遍布着沼泽地,且那沼泽中还有不少凶悍的妖兽,只要掉落就难以活命。

不过虽然荒泽有些危险,可也不是没有应对之法。

有一种特制的避沼盘,上面刻有阵法,拿着那避沼盘就可以避开泽沼地,另外一种方法就是看树木,有的树木喜在沼泽中生长,而有的却是在沼泽外。

但是避沼盘的缺点就是得一直手里拿着它,还要经常盯着它的变化,可这时若是有人或者妖兽从旁边袭来,修士就会很危险。

至于树木,就更不用说了,这法子也不是那么灵的。

比如万一沼泽处没有树怎么办?

这荒泽鼠倒是不错,只是价格也会高一些。

玉倾就开口:“打开我看看。”

他看到这位摊主的摊子上竟然只有这一个笼子,本来已经有些惊讶了,可当摊主掀开黑布露出里头那唯一一只荒泽鼠时就更加无语。

这人摆摊,竟然就只卖这一只荒泽鼠?

似是察觉了玉倾的默然,那有些外向的摊主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呵呵,本来有好几只的,都被挑走了,就剩下这一只了。”

玉倾:“……”这话似乎哪里不太对劲。

而梨儿却好奇的往笼子里看去。

虽然叫荒泽鼠,可这是一只比凡人界的老鼠可爱许多的小动物。

它身体圆滚滚的,身上的毛很多且长,看起来很柔软,而在它的头顶上还长着一对可爱的小角,非常小,只有一点点白色的凸起,梨儿看到它就想要戳一戳,但是顾忌着有别人在,还是忍住了。

它的眼珠很清亮,像两颗紫黑色的小葡萄。

可能是因为习惯了黑布的黑暗,此时被掀开后那荒泽鼠有些不太习惯,慌忙的扭着身子四处躲了躲,最终选择了用毛茸茸的屁股对着他们。

然后梨儿就看到了它那像一颗毛球般颤动的尾巴。

怎么办,好想摸,梨儿有些难耐的想。

“它的角……”虽然这东西只在外面露了一下脸就转身了,但玉倾还是看清楚了,伸手指指它的头,看向摊主。

“这是一只幼年荒泽鼠,还没长好。”摊主脸有点红,但是因为带着面具也就看不出来,“可以给你便宜一些……”

玉倾听到这里就想要离开了。

荒泽鼠虽然可以寻到沼泽,但那是成年的荒泽鼠才具有的能力,幼年的荒泽鼠基本不出鼠洞,就算出去也会紧跟着它的父母,所以是没有独立躲避沼泽的能力。

它的角那么小,可见是没有长成,既然是荒泽幼鼠,那也就没有买的必要了。

难怪这摊主只剩下这一只没有卖出去。

“唉,道友留步!”看到玉倾转身就走,摊主显然有些着急了,他连忙叫住玉倾,跟他解释道:“它虽然是幼鼠,但是我抓到它时试过了,它是可以寻路的,想来应该马上就成年了,也拥有找到沼泽的本领。”

玉倾半转着身看他,没有说话。

摊主知道玉倾不信,其实路过他摊位的很多人都想买荒泽鼠,但是一看到是幼兽后也都离开了,无论他怎么解释他们都不相信。

谁都知道只有成年鼠才有寻沼泽的能力,他却非要解释说这只一看就是幼鼠的东西也有这能力,自然无人能信,都以为他是在骗人,想卖高一点价格罢了。

可既然想要买荒泽鼠,自然是真的需要,灵石的问题先不提,至少买到手得有用才行,可这小不点买回去能干嘛?

“我说的是真的,这幼兽虽小,可抓它的时候却费了很大的劲,比那些成年鼠还难逮到,它当时就是七躲八藏的,光引我去那些沼泽旁,幸好我当时身边还有几只荒泽鼠,这才没被它带到沟里!”摊主有些着急了,为了卖这一只荒泽鼠,他已经等了一天了,假若今天卖不出去,那也不值得明天再来黑市,因为进黑市需要掏的灵石也得不少钱,再来一天他就赔钱了!

玉倾看这人说话时眼神颇为真诚,且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能看出这是个不擅于作伪的人,再加上梨儿一直在他头上戳来戳去,他又怎么能不明白她的意思?

于是玉倾就点头,在那人惊喜的眼神中把荒泽鼠买下并滴血认了主。

在黑市里又转了转,淘了些材料后玉倾就走出了黑市,一路朝着荒泽而去。

荒泽鼠被玉倾放进了袖中,它乖巧的不动也不叫,倒是省心。

梨儿感觉自己有些抓心挠肝的,所有的心思都在玉倾袖中那个小可爱身上,但是现在还走在路上,旁边时不时有来往的修士,她也只能想想,不能当众跳下去,否则那个后果……简直不敢想。

评论

没有找到数据.
ad 160 6001
ad 160 600 2
ad 160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