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谢谢!

在李九命的眼中,这个世界其实和玄天大陆相差无几。都是能者辈出,又都各自为营,勾心斗角之意此起彼伏。世界太小了,哪里都是人来人往,让人不得不提防那些不期而逢的遇到。但是,让他尤其相信的是,终扇和终恶之人,都有他们不得不为之的事情。你不痛快了,可能别人更痛快了,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

渔未央不谙世事,小婷也天真无邪,究其缘由还是经历的事情太少。懵懂懵懂,首先还得经历懵,之后才能慢慢懂啊。

所以从办公桌下窜出来的小婷除了有早起些许害羞,便没有其他任何罪恶感。

李九命一脸正色,语气平静地问道“王你大业,又有何火烧眉毛的大事了啊?速速报来。”话外之音的意思是,你王大业不给我讲出个所以然,小心你的臀部。

坏了人家的好事,王大业自然是不好蹬鼻子上脸的。“门外来了一老头,说要见你。”

“什么老头?我这没爹没妈的,除了已经‘下海经商’的糟老头子,谁还跟我沾亲带故吗?这讹诈也讹诈到我头上了,你也是真够没脑子的。”李九命嗤之以鼻,真心很想把王大业一顿暴揍。

门外传来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谁说我讹诈来的?”人未到,声先至。

李九命对于这个狐狸般狡诈的声音可是记忆犹新呐。随即用手捏了捏脸颊,让自己的笑脸看起来不要太僵硬。“哟~什么风把您老给吹来了?”

“咋滴?树大就容易招风,没个龙卷风什么的,应该是刮不动我的。”老陈也没有倚老卖老地数落李九命的不敬,而是非常配合的和他‘同流合污’。

李九命嘴角一阵抽搐,老陈的顺杆子往下爬让他措不及防。“哟,老爷子,看您说的。您这可不仅仅是大树啊。怎么着也得是参天巨树吧。十个人都抱不住您的大腿。龙卷风能将您刮到玄门来,那也是咱的福气啊。”

“啧啧,越来越会说人话了。当初果然没看错人。”老陈一脸正气凌然的自顾自坐在了沙发上。

扯皮打屁了半天,似乎该奉承的都奉承完了,该巴结的也没啥巴结的念头了,李九命终于笑嘻嘻地问到老陈的来意。“陈老这次光临寒舍,不知所为何事呀?”

老陈一拍额头,恍然大悟。“差点儿把正事给忘了,都怪你这张三寸不烂之舌,把我都给绕晕了。”

“哪里啊,还不是……”

老陈伸手阻止了李九命接下来的长篇大论。“你给消停一会儿吧,屁都快给你拍没了。我这次来呢,是想交给你一个美差,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李九命挑了挑眉毛,没有立即给予答复,只是嘴角含笑,意味深长地看着老陈。摆明了一副,你有事相求,那就先开价吧。

老陈看着李九命不声不响的样子就觉得头大。生意人嘛,谁先谈条件谁就先自损八百。“你到底啥态度,干不干?”

“您说呢?”

“说你大爷,干不干一句话,不****找别人。”老陈装模作样地站起身,而李九命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根本没有挽留的意思。

老陈刚挪起的屁股,又颓废的一屁股坐了下来。“说吧,你要什么条件。”

李九命‘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有得商量早说嘛,条件咱们先不谈,先聊聊您老给的什么活儿吧。来来来,那个,王大业,赶紧叫人上茶啊,愣着发呆就有收入啊?”

老陈再次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两天,发生了一点儿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

李九命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时间规划局的事情,他当然也是少数人能够知道消息的一员。不同的是,别人还在怀疑作案对象,他确是已经锁定了作案对象。

“事情倒是有所耳闻。怎么?该不会龙门认为是我们做的吧?”

老陈丢给李九命一个你懂的眼神,结果李九命摇了摇头,将无辜扮演到底。

“本来呢,这件事对于其他组织而言,龙门的嫌疑是最大的。但是,在H省的人眼中,不用说你也知道别人怀疑最多的是谁。”

“这种指鹿为马的游戏,还不就是谁拳头够硬,就能得到别人的一致认同啊。要把脏水泼到我们身上,那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啊,你说是不?”李九命一个反问,将老陈逼得哑口无言。

“玛德,和你们这种脑子里整天琢磨事情的主谈事情,真是费劲。”

“那要不,咱们就直接进入正题呗。我也不瞒陈老,玄门这么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组织,全都是我把屎尿拉扯出来的。现在玄门算上外围成员已经差不多2万人了,2万多张嘴全靠我养活啊。我就一升斗小民摸爬滚打起来的,哪儿能和龙门这种庞然大物相比啊。非是我不想助陈老一臂之力,而是我们自身也是困难重重啊。”李九命表情凄凉,戏码十足,比起那些电影明星的表情还要丰富自然。

“能不扯远吗?要筹码你说,我又不是不给,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老陈翻了翻白眼,直接戳穿李九命的卖力表演。

李九命嘿嘿一笑,根本没有穿帮后的尴尬觉悟。“我就知道陈老大气,能够体会咱们升斗小民的难处。这么着,你就给个100万年,外带100粒瞬丸,我呢,保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您老弄得清清楚楚。怎样?”

老陈刷地一下,站了起来,怒目圆瞪。“李九命,活腻歪了啊!狮子大开口,是你怎么开的?你这是鲸鱼啊!嘴巴大得都能凑一桌麻将了!”

李九命怂了怂肩膀。“我还只是提了一个条件呐。”

“怎么,还有其他条件?你也不怕撑死你啊!王八犊子!”老陈终于是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那就是没得谈咯。”李九命撇了撇嘴,表示抱歉。

老陈指着李九命的鼻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要说这个事情,他自己也能给办了,只不过缺乏情报资源,时间上可能没有玄门调查得那么快。毕竟‘替天行道’的名头,在H省圈子里的人气,那是人皆尽知的。想了想总门主的口气,说不定这件事情后面还有一个巨大的阴谋,失去时间就失去机会。而失去机会这一点,这对于一个国际性组织来说是万万接受不了的。

“50万年,80粒瞬丸,再多一点儿,我立马走人!”老陈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是心痛至极。

“得勒,喂喂喂,王你大业,茶呢,怎么还没好,赶紧的啊!”

老陈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尽量心平气和。“茶就免了,事情就这么定了。三天时间我要结果,否则就当你违约。”

李九命嬉皮笑脸地说了一句话,气得老陈差点当场喷血。“要啥三天啊。一天,明天下午就给您结果。”

求收藏

(本章完)

评论

没有找到数据.
ad 160 6001
ad 160 600 2
ad 160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