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一刻

云大公子很是愤怒“这还有什么好商量,俗话说的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坐上花轿就是宣王的人了,怎么还找我娘家的?!”

可是他显然没有停的意思“还王府呢,要是我妹妹还活着,将来还不知受多大委屈,糟多少罪呢!!”

“当年求亲的时候,怎么说的?吹得那个是天花乱坠,结果呢!”

他一边走着,一边双手合十“妹子,你好好睁开看看,就这是你想嫁的好郎君,头七回魂夜的时候,好好找你的好郎君说道说道,哼,都什么玩意!!”

……

漫雪扭着头看着他走远,口中还是不停地骂着,看着就是来着不善的样子,漫雪心中默默为元皓易祈祷,期望他在刚刚失去爱人的时候,坚强地熬过这段难关。她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同时暗暗地对自己说道加油!

正在回头的时候,与前面的梁小侯爷撞了一个满怀,原来梁小侯爷也回头在看云大公子。

“对不起。”梁小侯爷对着漫雪道歉。

漫雪只在那一瞬间就退后了一步,脸觉得滚烫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并快步往大门外走去,一眼就看王禹丞站在那边。王禹丞回头看了一眼漫雪“走吧,我们回去了,我已经雇好车了。”他还看到梁小侯爷对他微微拱了一下手“再会。”

当漫雪正想跟元皓易离开的时候,从王府里面跑出了一个穿着太监装的太监用尖细的叫着“快快!备马!咱家要去找太医!!”

“赶紧的!王爷晕过去了!”

这一声尖细的,王爷晕过去了!就如一把细长的尖刀戳进了漫雪的心里。

她转身往宣王府里跑去,她一路飞奔而去,头纱随风飘走,头上珠钗也随着漫雪的跑动纷纷掉落到了地上,她穿过熟悉的庭院,她绕过神策卫的重重把守。

从南院的假山的花园里穿梭着,原本狭隘的道路开始慢慢变得越来开阔,她熟悉地来到了元皓易的房间,发现居然他房间的门槛居然跟她的视线平行!

怎么会?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居然变成雪白而且是毛绒绒的猫爪子,她侧过身子看了看自己的腿,她惊喜地发现自己又一次变回了猫身。

她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方,在他的房门口挂着两盏双喜字的大宫灯,漫雪走了进去,看到墙上贴着巨大的双喜字,漫雪看着感觉有种头晕,仿佛那个喜字会随时倒下来把漫雪给压垮,而喜字的下面摆着一张供桌,上面分别摆着红枣、莲子、花生、桂圆代表早生贵子的寓意的东西。

两边还放着一对雕龙画凤的喜烛还摆着一边,看来是没有用武之地了。

漫雪尽管变成了猫,她还是轻轻地蹑手蹑脚地来到元皓易的床前,看到以前挂着白色床帐已经换上了红色的百子帐,床上的被子也换成了红色锦缎的百子被,床榻侧过身的元皓易,只能看到他的宽阔的背,也不知道他是醒着还是睡着。

漫雪轻轻站到了床榻下,跳到了床上,也不管会不会弄脏这全新的红色锦缎百子被,她看到了元皓易原本眉目如画的眉头,此时正皱得很紧,仿佛坠入在痛苦的深渊之中,不能自拔。

漫雪用自己毛绒绒的爪子轻轻抚摸过他光滑的额头,高挺的鼻梁,他原本红润的嘴唇,现在也变得苍白干燥。

漫雪用自己粉嫩的小舌头轻轻吻了一下他干燥的嘴唇,他微微轻颤抖了一下,渐渐睁开了惺忪的眼睛,他看到眼前有一团白色,他揉了揉眼睛,确定眼前这么一个白色的毛团就是漫雪。

“你回来了?”他的声音艰涩沙哑,却带着深深地喜悦,他抚摸着漫雪雪白的皮毛“回来就好。”

漫雪轻轻地叫了一声“喵呜~”

他抚了抚漫雪雪白的小脑袋,叹息了一声“去哪了?饿不饿?”

她摇了摇头,然后用脑袋蹭了蹭元皓易的手臂,感觉到他的手臂还是微凉的,他把她抱在怀里,漫雪依偎在他的胸口,温热的感觉又会来,他的怀抱就是这么安全和温暖。

漫雪睡不着也依偎在他的身边听着他渐渐打鼾的声音,漫雪微微睁看眼睛看到元皓易的眉头渐渐舒展了开了些。

很久没有这么舒服地安稳地睡了一觉,她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元皓易已经醒来,他正侧着头看着自己,还不望刮了一下自己的小鼻子。

突然好想想起了什么,他腾得一下坐了起来,从怀里拿出漫雪在正厅放在桌上那只金镶祥云臂钏,给漫雪给带上“这是王家的一个姑娘,给我的,你是不是认识她?”

漫雪伸了一个懒腰,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喵呜~”

元皓易叹了一声“这么有善心的姑娘,居然是个哑巴,上天真是不开眼。”

漫雪舔毛的动作突然停在了半空中,原来自己在元皓易的心中也不是没有一点点的分量。

元皓易看着这布置的喜气洋洋的洞房,又想到元代容已经死去,他又悲伤了起来“玉管清弦声旖旎,翠钗红袖坐参差。

两家合奏洞房夜,八月连阴秋雨时。”

漫雪听着他念的诗,心中不知道为什么被人拧了一把,她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这难过,自己的心里也很难过。

也许是外面的人听到元皓易的声音,一个太监特有的尖细的声音“王爷……王爷您需要什么吩咐吗?”

元皓易叹了一声,对着外面的太监说道“本王有些饿了,还有把这些东西都撤了。”

外面太监听到元皓易这么多感觉到了十分惊喜“是!是!奴婢这就去厨房!”

“站住!”元皓易突然叫住他,只听到外面太监奔跑的脚步声,戛然而止“王爷您还有什么吩咐!”

“云大公子走了没有?”漫雪看着元皓易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漫雪心中也觉得难受了起来。

太监沉默了半天没有说话,元皓易拍了一下桌子“连你也敢欺瞒本王?!”

只听外面扑通一声跪地的声音,只听太监的声音颤抖着,恭敬地说道“云大公子已经回府了,只是离开的时候有些不悦。”

评论

没有找到数据.
ad 160 6001
ad 160 600 2
ad 160 600